精工绝技使郭卫军作品进入时光隧道

avatar 2017年3月28日14:24:10 评论 1,485
玉器鉴定师培训
精工绝技使郭卫军作品进入时光隧道

简介:郭卫军,1986年出生于河南人工天河——红旗渠的故乡,安阳林州人,在北京玉雕界历练十几年,其“金银错”工艺在京城首屈一指。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、中国国家高级技师、中华玉雕艺术大师、中华玉雕艺术十杰、中国青年玉雕艺术家,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玉文化研究会玉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。郭卫军是马进贵大师“金银错”工艺传承人,被业界称为“痕玉郭”,曾一年双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。

2010年,郭卫军的《蝉》荣获中国玉石器百花奖银奖;2011年,他的《荷塘月色》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银奖;2012年,他的《降龙罗汉》《八骏图》荣获中国玉石器百花奖金奖,《瑞兽》荣获2012年中国玉石器百花奖银奖,《国粹》荣获2012年天工奖铜奖;2013年,他的《福禄寿喜财香盒》荣获中华龙奖金奖,《官帽鼎》荣获中国玉石器百花奖银奖,《玉斧神功》荣获上海玉龙奖银奖;2014年,《龙凤壶》荣获首届金镶玉创意设计大赛最佳创意设计大奖,并于2015年荣获中国九龙奖特别金奖,2016年荣获中国玉石器百工奖金奖。

精工绝技使郭卫军作品进入时光隧道

郭卫军不同于一般的玉雕大师,他怀揣鬼斧神工之艺、镂月裁云之技,拥有自己的独门绝技——跟随师傅马进贵十几载学成高难度的金银错工艺。因金银错工艺费时费力、劳心劳神,一般人学不来。如今,身居北京的郭卫军耐得住寂寞,用艰难困苦、玉汝以成之心,将和田玉金银错工艺学得精到绝伦,并将其技艺扩展到手镯、玉佩的嵌入方面,比如他将金银交错于墨玉手镯表面,使手镯像似暗夜里的光华,光彩夺目。

“痕玉郭”的才华绽放在哪里

金银错与金镶玉工艺的区别是被镶嵌物的固定方法不同,金镶玉采用焊接、爪齿、包边将被镶嵌物固定并凸现在表面,该工艺在金银器加工及首饰加工行业应用广泛,而金银错是在器物表面绘出精美图案,依图案之形錾出槽沟将金或银拉成细丝或压成薄片嵌入图案中,而后打磨平整,抛光磨亮,使所表现的图案与被嵌物形成强烈的色泽效果和绚丽夺目的光泽。

金银错玉石是在白玉、碧玉、墨玉之上嵌入金丝,当金银嵌入红、蓝、绿玉石之时,色差十分强烈,发散出金银光泽,与玉石底色交相辉映,显得雍容华贵,绚丽多彩,典雅动人。“美而奇,奇而绝”,于是宁静致远而又深厚隽永。

精工绝技使郭卫军作品进入时光隧道

金银错工艺在我国工艺史上源远流长,可追溯到商周之前,春秋战国时代就用在青铜器上。300多年前蒙兀兒帝国的泰姬玛哈和200多年前乾隆皇帝的容妃,也就是香妃,香妃的入嫁打开来伊斯兰通往中国的大门,将精雕细镂的痕都斯坦玉呈现在清代皇宫之中。清乾隆时,内务府专设痕都斯坦玉作坊,汲取痕都斯坦玉雕造型别致、花纹流畅、胎体透薄的优点,结合中国工艺传统方法,创设出具有中国特色的金银错工艺。

今日痕都斯坦玉雕作品,材质多为纯色新疆和田玉,采用独特水磨雕琢,玉器造型多仿照卷起或开放的花、果、叶等形状,纹饰多为平面浅浮雕,研磨细润光滑,尤以金银错嵌宝石见长,将纯金、纯银拉成细丝或压成薄片嵌入图案中,并配以天然的红绿宝石。

当代工艺美术大师马进贵使金银错工艺达到新的高度,郭卫军是马进贵的优秀弟子,对金银错技艺有着极高的悟性,最终成为该项技艺的优秀传承人。明清时金银错艺术品基本都是和田玉,因和田玉玉质温润,开槽时不易开裂破碎。金银错是在玉石上开凿梯形槽,嵌入0.5—1.0毫米的黄金丝线,如今郭卫军在马进贵的指导下,经多次技术创新,实现了在所有玉石和水晶上错金银的独特工艺。

在和田玉资源越来越少、价格越来越贵的背景之下,郭卫军主张并践行在不同玉料巧施工艺。虽然和田玉雕刻采用色层明显、色差大的玉石为原料,在视觉上有其独特优势,很多人只视其色不通其意,极易产生审美疲劳,其实,只有融入艺术精神的金银错玉雕和水晶雕才会不落俗套,有其真正的艺术与收藏价值。

“金银错从传统技艺中一路走来,要结合现实,更要面向未来。”郭卫军说,“传承是对古文化技艺的肯定和尊重,而创新是对传统的激活和变革。创作每一件金银错作品,应在求形似的同时,重视神似,首先根据玉石料的形状量体裁衣来选择题材、造型和表现技法,然后以金银错技法和圆雕以形拟物拟人,以神传情,突出形神兼备的特色。”

京城“金银错”第一家果然名不虚传

玉雕艺术是造型艺术,要面对石质、石形和石色“因材施艺”,实现形神兼备,而金银错技艺能够为玉雕作品锦上添花。郭卫军深有感触地说:“所谓形者,即尊重和田玉原料以造型取胜,要求其外形与天然石形相近,形成玉石独特的圆浑古朴、外圆内细的艺术风格。所谓神者,即以金银错技艺赋予玉石以性情和生命,根据玉石的天然形色、纹理进行构思设计,‘一相抵九工’。当然‘以形显神’‘形似而神更似’并非易事,要求审美联想和情感寄托,将‘神’与‘形’的完美融合。我们堪称京城“金银错”第一家,依靠的是绝技、实力和信誉。”

郭卫军的妈妈是一位资深老戏迷,郭卫军自小常跟妈妈一起去看戏,对国粹脸谱烂熟于心,他的《国粹》缘于一次陪妈妈去看戏而触发的灵感。从那时开始,郭卫军将金银错技艺完美地运用到和田玉雕的创作中。

精工绝技使郭卫军作品进入时光隧道

郭卫军的金镶玉+金银错两相融合作品《龙凤壶》,缘自他与一位外国朋友威灵顿的交往,威灵顿希冀见到一件眼前为之一亮的作品。威灵顿所言“眼前为之一亮”,郭卫军理解为色差对比强烈、材质优异,他遂将玉石与宝石结合,再加以金银错技艺,在反复多次修改和设计中终于做出《龙凤壶》,令威灵顿咋咋称奇。在艺术处理上,郭卫军抓住端庄高贵的主题特征,使整作品生动活泼、栩栩如生,表现出明快质朴、对比强烈,富有观赏性的特色,使每一个细节都耐看、耐品。

郭卫军的水晶香炉和水晶樽选用天然白水晶,晶体干净透明,由于水晶不同于和田玉,在金银错制作上难度极大,即便工艺娴熟,破碎率也较高,又加金丝环绕、红蓝宝石镶嵌工序繁杂,一件雕工精细、技艺独特的水晶金银错作品需用数月方能完成,故其收藏价值极高。

错金嵌宝石白玉瓶是郭卫军的代表作。该作品温润缜密,细腻光泽,色泽洁雅。帽盖圆钮,直颈两侧镂雕蔓藤纹呈对称溜肩。腹鼓、收胫、圆足。造型端庄大气,比例对称,周正规矩,丰腴圆盈,增强了器皿的均衡感和形式美的艺术魅力。作品采用痕都斯坦错金嵌宝石技艺琢制,小口长颈,在瓶盖、甁腹上错金西番莲纹,嵌宝石,更是彰显了其非凡的加工技艺,使作品加工难度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。

郭卫军福禄寿喜财香炉选用上等新疆和田白玉精雕而成,福禄寿喜财五福及炉盒周边纹理皆有黄金镶嵌而成,而且嵌入的金丝十分平整,嵌入的金丝和玉石合二为一,浑然一体。更为巧夺天工的在于香炉堂内巧雕有一宝瓶,瓶颈有环,环转动顺畅而又不出瓶口,在五福之上更添平安一福。该作品在玉雕界属于首创,造型简洁大气,纹饰美观极具内涵。

龙凤壶是郭卫军创意十足的得意之作。该作品壶体一分为二,壶身、壶托各有洞天。壶柄为龙壶嘴为凤,一龙一凤诠释出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底蕴,壶托内置四个小杯子依型而放,打开就是一套整体的壶具。壶身、壶托都运用了错金嵌宝石工艺,整部作品从材质、设计到到工艺显露了作者的缜密用心。
郭卫军的金银错艺术品是具有世界性的,他注重以温润光洁、体如凝脂的白玉为底版,天衣无缝地嵌入金银、镶以宝石,玉的高贵、圆润、灵性与金银、宝石的神来之笔巧妙结合,使雕刻品贵气典雅、无以伦比。

金银错技艺对图案线条的艺术要求极高,这是中西文化合璧在玉器上的直观表达,图案的民族风要浓郁,艺术水准要高,线条如同绘画的画笔,要活泼流畅,刚柔并济,形神兼备。艺术风格要靠精湛的工艺来完成,金银错的粗细要一致,开凿精度要求极高,否则金银线条无法镶嵌,或失去线条律动的美感。

郭卫军的金银错工艺,打造京城绝技,令人叹为观止。他以细密之心嵌入千足金丝,整体造型平稳均衡,比例得当,端正大气,充分体现了造型、琢制、镶嵌的高超水平。尤其是金色与玉色搭配,线条纤细、规整,镶嵌平整、光滑,将镂空雕花映衬在温润的白玉之中,最为清新雅致,令人连连叫绝。京城“金银错”第一家果然名不虚传。

weinxin
玉侠老师的微信
这是玉侠的微信扫一扫
和田玉鉴定师培训
avatar
世界珠宝玉石学院招募合伙人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